热门话题: 新型冠状病毒伊朗局势ACG垃圾分类军事

tyc327.com:《外交事务》:美国的唯一霸权地位必将终结

500

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教授亚历山大·库里和乔治城大学副教授丹尼尔·内克松在《外交事务》期刊上撰文,认为美国的唯一霸权地位必将终结,其中有特朗普政府的政策失误原因,但也有中国建立新的国际合作机制,以及右翼势力对自由主义的挑战等结构性问题。因此美国将不得不面对一个丧失全球独霸地位的未来,但美国可以通过努力继续在部分国际体系中保持领导力。以下是正文:

种种迹象表明全球秩序出现了危机。国际社会对新冠肺炎大流行的不协调反应,由此导致的经济衰退,民族主义政治的复兴以及各国边界管控的加强,似乎预示着缺乏合作、更为脆弱的国际体系的诞生。许多观察家认为,这些事态发展凸显了美国总统特朗普实行“美国优先”政策、以及他退出全球领导地位所造成的危险。

甚至在疫情之前,特朗普就经常批评北约等联盟和机构的价值,支持欧盟解体,退出了一系列国际协议和组织,并顺应俄罗斯总统普京和朝鲜领导人的统治。他质疑将民主和人权等自由价值观置于外交政策的核心。特朗普还明确倾向于零和博弈,这进一步印证了美国正在放弃其促进自由国际秩序的承诺。

一些分析家认为,美国有着在二战结束及冷战后建立和维持成功的国际秩序的战略经验,因此这一次美国依然可以化险为夷。如果特朗普之后的美国能够重新夺回全球大国的责任,那么这个时代(包括疫情大流行期间)可能只是暂时的阵痛,而不是迈向永久混乱的开端。

毕竟关于美国衰落和国际秩序转变的预测早就是老生常谈,甚至一直都是错误的。在80年代中期,许多分析家认为美国的领导能力正逐渐消失。布雷顿森林体系在70年代崩溃了。美国面临来自欧洲和东亚经济体(尤其是西德和日本)的日益激烈的竞争;苏联的政治则看上去稳定得多。然而1991年底,苏联解体了,日本进入经济停滞的“失去的十年”,而高昂的一体化任务消耗了统一的德国。美国则经历十年蓬勃发展的技术创新和出乎意料的高经济增长时期,许多人称其为美国霸权的“单极时刻”。 但这一次确实不同以往,曾经维持美国霸权的强大力量今天却在推动其解体。有三个现实发展成就了冷战后美国领导的秩序。首先,随着苏联阵营的覆灭,美国没有了意识形态上的劲敌。第二,随着苏联解体及其政治秩序的崩塌,很多原先隶属与苏联阵营的弱小国家除了向美国及西方寻求帮助外别无选择。第三,跨国活动家和政治运动不断传播自由主义的价值观和规范,以建立自由主义的世界秩序。

如今同样的力量却在逆转美国:一个侵蚀美国力量的恶性循环已经取代了曾经增强美国力量的良性循环。随着中俄的崛起,他们在国际上推行的项目已经可以与美国主导的自由国际体系相抗衡。许多发展中国家,甚至是发达国家,可以寻求中俄作为替代的赞助者,而不是继续依赖西方的慷慨支持。而且,极右翼的、不自由的跨国体系开始压制曾经似乎难以战胜的自由主义国际秩序。简言之,美国的全球领导地位不仅仅处于衰退状态,甚至正在瓦解。而且这种衰落不是周期性的,而是永久的。

当然,其他大国挑战美国的领导地位也不会顺利,因为政治环境和领导人的性格不断变化。但是,小国可以选择依靠更多的大国进行合作,而不是只依靠美国,似乎已成为了国际政治的永久特征。因此,中国和俄罗斯有了抗衡美国霸权并建立替代秩序的空间。

大国之间的争夺、西方对国际合作机制垄断的终结、以及反对自由国际体系的运动的出现,都改变了冷战后由华盛顿主持的全球秩序。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似乎进一步加剧了美国霸权的衰弱。特朗普政府迁怒于世界卫生组织,试图停止对该组织进行资助,中国却利用这一机会加强了在世界卫生组织和其他全球机构中的影响力。北京和莫斯科成为了紧急物资和医疗用品的提供者,向意大利,塞尔维亚和西班牙等欧洲国家提供援助,甚至还援助了美国。很多国家的政府以防疫为名打压媒体自由、镇压政治反对派和公民社会。尽管美国仍然享有军事上的优势,但美国的这一主导地位,与美国应对这场全球危机及其连锁反应的所作所为极不相衬。 即使美国霸权体系的核心(主要由长期存在的亚洲和欧洲盟友组成,并基于冷战期间制定的规范和制度)仍然保持稳健,即使美国和欧盟可以利用其综合的经济和军事力量来发挥自己的优势,但美国还是将不得不习惯于日益激烈的大国竞争和复杂的国际秩序。这没有简单的解决办法,任何数目庞大的军费开支都无法扭转美国霸权终结的进程。即使民主党候选人拜登在总统大选中击败了特朗普,或者共和党放弃了特朗普的思想,美国霸权的衰落仍将继续。

关键问题是,美国的核心盟友是否也会脱离美国的霸权体系?美国还能维持金融和货币主导地位多长时间?想要规避这些危险,美国最好是明确废除特朗普的政治理念,并承诺重新将自由民主制度确立为核心。并且在国内和国际上,美国都需要团结联合中右、中左和政治进步的政党和群体。

美国决策者可以做的是在全球霸权终结后继续为世界出谋划策。如果美国的核心体系得以维持,那么未来美国在一个拥有多个权力中心的世界中,还可以领导其中最强大的一个军事和经济联盟。为此,美国应重振饱受困扰和人手不足的国务院,重建并更有效地利用其外交资源。建立明智的治国之道,将保持美国相对强大的力量,能够在利益冲突和联盟变动的世界中航行。

即使在单极时刻的巅峰,美国也并不总是一帆风顺。现在,为了保持美国的政治和经济模式的吸引力,美国必须首先解决好自己的问题。中国在建立替代系统方面亦是存在困难的。倘若美国的外交决策机构充满活力,那么即使美国失去了全球霸权,也还能够对国际秩序产生重大影响。但是要取得成功,华盛顿必须认识到世界已经不再是90年代和本世纪前十年那样,美国的单极时刻已经过去,而且再也不会回来。

来源:外交事务

全部专栏

菲律宾申博娱乐网登入 申博怎么游戏 菲律宾欧博娱乐网站 菲律宾申博在线登入 申博游戏下载官方登入 申博游戏手机版登入
申博线路检测中心 菲律宾申博娱乐登入 申博开户登入 菲律宾申博太阳城娱乐 申博游戏苹果手机怎么登入 菲律宾太阳城申博官方网站登入
3838msc.com 申博手机下载版登入 申博账号注册登入 申博游戏手机怎么下载 太阳城申博游戏登入 菲律宾申博游戏登入
菲律宾官方在线注册 申博在线管理网登入 菲律宾申博太阳城100%登入 www.9646.com www.33msc.com 申博138网址登入
百度